面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面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何非法小煤窑打而不尽治而不死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8:22:22 阅读: 来源:面霜厂家

为何非法小煤窑打而不尽治而不死

日前,记者接到湖南省宜章县麻田镇上洞村村民举报,麻田镇斋婆冲矿区非法小煤窑漫山遍野,滥采乱挖造成水土流失、生活水源遭到破坏。1月14日,记者前往现场调查。

非法小煤窑多达100多个

经过几个小时车的路程,下午4时左右我们抵达斋婆冲矿区。崎岖的山路挂在悬崖峭壁上,非常艰险,这里的湿气特别重,雾气也很大,能见度很低,站在山顶看不见谷底。

在当地村民的带领下,我们几乎走遍了整座山,走访的结果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这里的非法小煤窑用村民的字眼形容就是漫山遍野。整座山遭到非法小煤窑的“摧残”,洞口分布得杂乱无章,千仓百孔。

在现场,记者发现几个挖煤正下班的矿工,我们上前进行询问。一名矿工告诉记者:“我们这里的矿煤层很浅,不用挖很深就能出煤,而且都是低瓦斯矿井,全是采用平巷开采,很多矿没有轨道,挖出来的煤就用两轮车拉出来,也不需要通风设备。”

据了解,这些矿井都是独眼井,没有通风口,更不具备安全开采的条件,甚至矿名都没有,所有的煤矿都属于斋婆冲矿区。

当地村民黄某说:“你别看这座山小,非法小煤窑至少有100多个,漫山遍野,星罗密布。在晴朗的夜晚,仿佛有一座小城市坐落在山腰,灯火通明。”

这些非法小煤窑分布按照不同的海拔水平高度分层、平巷开采,所有的矿洞都没有证件,也没有任何矿区设计图,矿主也完全凭运气开采,开采的深度少则几十米,最多也就是几百米,很多小煤窑就是家庭式作业,喊上三、五人就开工,既不铺设轨道也不安装任何通风设施,投入成本最多就是两、三万块钱,正是因为这种低投入,暴利润的特点,致使矿主敢于铤而走险。

一名知情人员介绍:“这地带的非法煤矿开采的秩序非常混乱,经常发生资源纠纷,部分矿井已经贯通。虽然说是低瓦斯矿井,长期不通风,也可能引起瓦斯爆炸,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

当地村民认为,造成矿区滥采乱挖行为的泛滥的原因,一是非法矿主打游击战,一有风声,便挖公路、设障碍,导致执法部门无法进入矿区执法;二是当地供电部门非法提供电源;三是管理不力,非法矿点达到100多个,每天生产需要的爆炸物品通过非法渠道方式或非常规购入,保证了非法采矿的生产;四是执法不严,打击不力,大规模的整顿不到半个月就开始反弹。

冒顶事故导致4人死亡

2007年1月11日9点,斋婆冲矿区一家非法小煤窑发生冒顶事故,造成井下4人死亡。

11日晚上8点,宜章县县委书记周笑春、县长李五一、县委分管领导以及相关部门人员赶到现场,召开专门会议,成立了事故调查小组,启动应急救援预案。并于12日8时,书面材料上报省局。

“我们到的时候,矿主已经把尸体运走了,没有看见矿主。”安监局副局长欧阳建群告诉记者。

据了解,该矿没有具体的矿名,矿主名叫廖强信,事故发生后至今仍未露面,死者的善后工作是由政府出面解决的。

事故发生后两天,记者调查中发现,距离事故发生点不远的非法小煤窑仍在作业。

水土流失、生态环境破坏严重

斋婆冲小溪,是上洞村村民生活用水和稻田灌溉用水的主要来源。村民在山上修建渠道把小溪的水接引到村里,生活得倒是安详,可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命运却因为非法小煤窑开采而改变。

2004年底,非法小煤窑矿主进入斋婆冲矿区以后,大肆修建公路。在此过程中,分别位于海拔500多米和800多米高的2条水渠遭到严重损坏,当地300多名村民赖以生存的水资源顿时中断,几个村小组近百亩农田也慢慢荒废。

上洞村四组村民欧某告诉记者:“斋婆冲矿区原本是林场,郁郁葱葱,自从2004年非法小煤窑矿主发现该地资源后,呈现蔓延之势,迅速被全部占领,开始滥采乱挖,植被也遭到破坏,现在的山头是光秃秃的。”

随着煤炭价格的不断上涨,非法小煤窑的开采也日益疯狂。村民黄先生告诉记者:“他们(非法矿主)开采的时候只顾自己利益,挖出来的废渣堆积在山头,从不拉走。前段时间下暴雨,废渣跟随洪水一泻而下,有些冲到稻田里,还有些差点打到六组村民的房子。”

宜章县国土局一位官员告诉我们说:“非法小煤窑的开采造成当地水土流失,生态破坏、环境污染以及房屋出现裂缝等问题,但是这些都不归我们管,我们只管打击非法开采。”

斋婆冲矿区究竟归谁管?

1月14日上午,记者来到麻田镇政府。

麻田镇党委书记陈彩文说:“斋婆冲矿区自桥头煤矿以上,都属于骑田林场的范围。桥头煤矿以下归镇政府管。而骑田林场由县林业局直接主管,与镇政府没什么关系,你们去问骑田林场李场长。”

记者在麻田镇没有见到骑田林场场长李明志。电话采访中,李明志却给出了另一种说法:“斋婆冲矿区行政归属的划分是以海拔600米为界,海拔600米以上的是归骑田林场管,而600米以下是归镇政府管。”

“那你知道骑田林场有多少非法小煤窑吗?”记者问道。

“有没有小煤窑,这个我不知道,反正不关我的事。我们林场只是一个企业单位,什么权力都没有,更何况我们也是受害者,造成我们林场水土流失很严重。”

“那你们更应该站出来为自己说话啊!”还没等记者话讲完,李明志就把电话挂了。

这让记者感到纳闷,既然不属于自己管理的范围,同时还是受害者,为什么对我们的提问总是躲躲闪闪呢?这些非法小煤窑又究竟归谁管呢?

宜章县政府领导告诉记者:“斋婆冲矿区一直归属骑田林场管理。没有李明志说的那回事。”

执法乏力 以罚代管

去年至今,宜章县相关部门对斋婆冲矿区进行了大规模的关停小煤窑行动,很多非法小煤窑被拉倒井架,强制关停。后来,有关部门又多次对小煤窑进行了突击检查。但是非法小煤窑死灰复燃异常严重,经常出现非法生产反弹现象。

欧阳建群告诉记者:“我们县主管安全生产的领导对此非常重视,组织了专门的打非小组,每天都有人去查封非法小煤窑,但是他们的设备非常简单,又没有几个工人,你去炸,他就跑,你一走,他又开,你拿他们真没撤。”

该县国土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去年县国土局、公安局、安监局、林业局等10多个部门对该非法矿区进行了4次大规模的集中整治,炸毁机械设备120台、烧毁工棚260处、遣散工人1600多人。

“斋婆冲矿区一年有一半的时间有大雾,我们整治的时候都非常小心,每次炸矿都需要喊,生怕发生安全事故。”安监局工作人员说。

记者问及非法小煤窑火工产品的来源时,欧阳建群表示:“他们在我们公安部门绝对搞不到火工产品,但是麻田地理位置比较特殊,与临武、广东交界,火工产品的管理也很混乱,很多火工产品都是广东和临武运进来的,我们对此进行了严格管理,去年光抓违法销售火工产品就有20多起,其中对有些不法分子还判了刑。但是利润的可观,非法火工产品仍是屡禁不止。”

2006年11月29日,宜章县主管安全生产副县长做出批示,要求县矿业秩序打非队派出强有力力量对该地区进行整治,对非法供电、提供火工产品进行严厉打击并处罚到位,确保该地区有个良好的生产环境。

据知情人员介绍:“各部门在联合执法的过程中,并不是很有效果,主要原因是打击的力度还不够,往往是把小煤窑外面的设备全部炸掉,从来没有进过巷道。”

宜章县某职能部门领导透露:“非法小煤窑的存在和公安机关的打击力度有一定关系,公安部门往往对非法小煤窑进行罚款,罚完款就敷衍了事,但是安监、国土等部门却又不能做声,执法必须依靠公安部门。”

编后:

近几年来,中央三令五声要求各地政府加大关闭非法小煤窑的力度,实现资源的有效整合,但是收效甚微,全国各地非法小煤窑仍然在生产。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府有关部门对非法小煤窑实行依法关闭,而非法矿主受利益的驱动,铤而走险,明停暗产,甚至明目张胆生产。小煤窑的非法生产引起周边环境恶化、水土流失、农田塌陷、山体滑坡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农田无法耕种,部分农民为了生存进而轮为非法煤矿的矿工,恶性循环反复不断。

小煤窑的非法开采由来已久,有的小煤窑曾经被连续关闭过十几次、二十几次,但是它们又十几次、二十几次的复工了。小煤窑主敢于这样胆大妄为?为什么这些小煤窑

性感美女

大胸女人

好看美女图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