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面霜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油价经济双双跳水风投跌入新能源投资黑洞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50:38 阅读: 来源:面霜厂家

油价经济双双跳水 风投跌入新能源投资“黑洞”

生意社01月20日讯

当全球的目光今天都聚焦于美国华盛顿白宫大草坪上的那位黑人总统奥巴马时,新能源企业和相关风投的心情或许多了一份别样的期待。对他们而言,这位美国新总统的就职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因为自此以后,美国——这个全球第一大经济体——可能会打开尘封已久的新能源门户。 过去三年,新能源一直是风险投资的“宠儿”,相关企业也时常受到巨额资金的眷顾。但当去年下半年国际油价一泻千里、金融危机肆意侵袭之际,新能源一瞬间又成为受创最重的行业。目前,国内光伏企业由于海外订单流失而集体陷入困顿,业内预期整个行业有提前洗牌的可能;风电行业则出现罕见的外资“集体撤退”潮,技术与资金流失严重;而生物质能源更是早早出现疲态,市场一派萧瑟。 在此情况下,当年风投的大笔投入也面临颗粒无收的窘境。这也正是为什么今天他们会如此关注奥巴马就职的原因所在。 而除了美国因素给新能源带来憧憬外,更多机遇也在萧条中萌动。在近日举行的“第三届中国新能源国际高峰论坛”上,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表示,尽管在金融危机背景下,我国可再生能源发展面临着诸多不确定因素,但也存在一些积极因素,如利率降低、原材料价格下降、风投增加、美国政策、推动就业、气候变化、能源安全等。 种种迹象显示,曾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新能源已不复往日的光鲜,但整个行业的涤荡或许也是下一轮发展的铺垫。对风投而言,既要认清当前的形势,更须时刻关注危中之机,以备重拾残局、东山再起。 ⊙本报记者陈其珏 新能源集体过冬 就像当年太阳能抢尽新能源“风头”一样,当下光伏业的困局也是整个新能源遭遇寒流的一个缩影。 早在一年多前,无锡尚德太阳能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施正荣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就曾预言,国内光伏业到2010年会有一个比较大的洗牌过程。然而,在去年年末举行的“2008中国(无锡)光伏技术创新论坛”上,这位国内光伏业的领军人物话音陡变:“因美国金融危机的关系,光伏业‘冬天’很快就会到来!” “光伏业的洗牌的确可能提前出现,尤其是一些中小光伏组件厂商已面临比较大的困难。”江苏省能源研究会秘书长魏启东在接受采访时说。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副所长李俊峰则预计,2009年我国和世界光伏发电市场虽然会仍保持增长势头,但增速将大幅下降,进而转为消化近年来形成的市场泡沫。在这种情况下,“整个行业重新洗牌也不无可能”。 美国著名电子业咨询机构iSuppli最新研究报告指出,受太阳能市场供过于求疑虑,今年全球太阳能市场销售额将比去年衰退将近两成。该机构资深分析师表示,刚进入产业链的中国企业,将是这波景气下滑中受创较重的厂商。 里昂证券最新报告则显示,太阳能行业是2008年表现最糟糕的行业之一,其受到的打击比其他大多数行业更严重。 在危机四伏的背景下,不少企业已选择抽身而退。日前,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网站上的一则挂牌信息透露,上海电气集团旗下上海交大泰阳绿色能源有限公司挂牌转让36%的股权,挂牌起拍价为13860万元。 相比之下,外资风电企业的退出似乎更坚决,也更彻底。2008年11月6日,BP终止了与金风科技子公司北京天润公司在达贸旗的风电项目;不久,日本合资方原弘产也撤出了与湘电股份的合资项目;而航空动力2008年12月17日的公告显示,合作方德国诺德巴克-杜尔公司已撤出了项目投资公司40%的股权。 这股撤退潮直至今年仍在延续。天奇股份1月14日一纸公告称,英国瑞尔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无锡瑞尔竹风科技有限公司49.999995%股份已经以1元对价转让给了公司。 另一方面,生物质能源企业的日子也不好过。去年年末发布的《2008年中国生物柴油行业投资价值研究报告》披露,我国生物柴油行业已有300万吨产能的利用率只有10%。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累计还有约300万吨规模的生物柴油项目正在建设中。 风投迷失方向 一位投资了国内某家拟上市光伏企业的风投人士近期告诉本报记者,他当初进入该企业时正是新能源投资最火爆的阶段,因此进入溢价也比较高,原本想在所投资企业上市后退出,现在看来是遥遥无期了。 他的担心正是当下众多新能源业界人士与投资方的普遍忧虑。 以国内光伏领军企业无锡尚德为例。公司2008年三季报显示,毛利率从二季度的24.1%下滑至21.6%;净收入5590万美元,环比下降21.6%。为此,公司暂停了2009年所有扩产计划,全面下调2008、2009年产量和销售收入指引。 在此期间,公司股价也大幅“跳水”,从去年年初的90多美元直落至去年12月的9美元,公司市值则从109亿美元缩水至15.4亿美元。这无疑给不少当初热捧尚德的投资者以“当头棒喝”。 而国内另一些硅料、组件厂商更在去年被迫延迟了海外上市的时间,由此令当初蜂拥而入的风投苦不堪言。 作为一家专门投资新能源业务的风投公司,美国旗舰投资公司可谓是当前陷身“黑洞”的风投中少数几个“幸运儿”。该公司股东大卫·白瑞曾在一次新能源产业峰会上预言,随着油价下跌,很多新能源公司会面临倒闭。这一预言如今正一一得到兑现。而他所在公司由于只对那些能够与每桶45美元以下石油价格展开竞争的新能源技术进行投资,因此能独善其身。 据他称,仅2008年夏天,美国投资者投入藻类新能源开发技术的资金就高达2亿到3亿美元,而藻类新能源只有在原油价格每桶90到120美元之间才能实现收支平衡。 如山创投的丁世平此前对媒体表示,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即便是投资新能源项目,也要寻找那些能依靠自我力量实现盈利的企业,而不是主要依靠政府的补贴和减税来获得利润的企业。 “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退出,全球的资本市场都是那么差,退出渠道产生了很大的问题,就算能退出,现在的价格也是不划算的。”横店资本管理总监叶心不无忧虑地说。 双重打击考验新能源 应该承认,油价暴跌后,不少新能源产品的经济性确实遭遇严峻考验。尤其是一些新能源品种必须在油价高于80美元甚至100美元以上才有实际推广价值,而目前,国际油价仅在40美元左右徘徊。 但相比之下,席卷全球的经济危机才是给新能源行业带来的致命一击。 其中,第一重打击就是需求萎缩带来的产能过剩。英国新能源财经(New Energy Finance)分析师吴晓钰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最乐观估计2009年太阳能市场能吸收7GW的组件,但供给方面,即便按照比较悲观的假设,就是所有厂家都停止扩产,计划的和在建的都停下来,仅现有产能在2009年的供给也将超过9GW。 “而且我们看到,最近还有很多国内外厂商仍在宣布大规模扩产计划,因此供过于求不是可能,是肯定。”她认为,供过于求的最直接结果是组件价格大幅下降,一些现金流紧张的中小厂家可能面临破产。而这早在去年9月底已初见端倪。 iSuppli报告则显示,2008年全球太阳能电池安装数量达到3.8GW(10亿瓦),但2009年因大环境景气下滑,安装数量只会增长9.6%,达到4.2GW,而市场供给量却由去年的7.7GW增加62%至11.1GW 同时,信贷紧缩令新能源企业的融资瓶颈尽显无遗。美国高盛银行负责全球投资研究的副总裁迈克尔·摩根最近指出,“毫无疑问,信贷危机会对可再生能源行业产生重要影响,我认为会是有史以来最坏的一次。” 李俊峰同样表示,金融危机对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影响主要表现在融资困难上,其中,遭受冲击最大的可能是光伏企业。与年初相比,在美国上市光伏企业的市值下降幅度均在80%以上,进一步融资将会变得十分困难。 赛维LDK总裁佟兴雪此前在深圳“高交会”(高新技术成果交易会)上透露,国内已有80%的光伏企业面临资金短缺问题,有的企业已在压产保利润,有的已关门停工。 信贷紧缩同样也是外资风电企业退出的一个重要外部因素。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施鹏飞则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增值税今年起进行了重大改革,外资原先享有的优惠不复存在,这也促使他们萌生去意。 另一方面,对光伏企业来说,更直接的冲击则来自汇兑。由于欧元兑美元汇率从1.6跌至1.2,大量以欧元结算的光伏企业仅在汇兑一项就损失惨重。上海一家太阳能企业老总此前告诉本报记者,“经济危机给太阳能公司带来的最严峻问题就是汇兑损失。由于光伏企业的终端市场大部分在欧洲,产品销售以欧元结算。随着当前欧元大幅贬值,反映在国内光伏企业的汇兑损失就十分惊人。”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市场本身的不成熟也给行业发展埋下隐患。全国工商联新能源商会副秘书长李华林担忧,风电行业难以达到盈利预期以致外资抽逃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国有垄断加剧所致。“跟几年前相比,中国风电投资市场的市场化程度不是提高了,相反是降低了,特别是风电场建设方面,以前还有民营资本介入,现在完全是国有资本在做。” 寻找“诺亚方舟” 在谈及未来两年中国可再生能源的前景时,李俊峰表示,2009年至2010年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喜忧参半,但总体上金融危机对我国可再生能源行业的影响有限。 “从世界来看,各国支持可再生能源的政策没有大幅度调整,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增长趋势不会发生大的变化。”据李俊峰介绍,从国内来看,中国政府进一步规范了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电价,发改委价格司核准了十多个省区、70多个风电和光伏发电项目的上网电价,提高了生物质发电上网电价,规划了6个千万千瓦的风电基地,并准备启动大型光伏并网发电项目的特许权招标。这些都使可再生能源发展的市场环境得到了一定改善。 江西赛维LDK董事长彭小峰则在接受采访时乐观看待光伏行业当前的产能过剩。“我们认为,光伏行业在未来将会比半导体行业大得多,半导体行业有多少企业在做?光伏行业又有多少?” “我们之前预期2015年使光伏发电1元/度,现在看来,可能会提前两、三年实现,因为原料成本快速下降,使光伏制造成本下降速度超过预期。而光伏发电成本降到1元/度哪怕是1.5元/度是个什么概念呢?”据彭小峰介绍,2007年年底,欧洲一些国家的电价,如意大利、丹麦的电价就分别达到0.234和0.245欧元,折合人民币超过2元。因此,当光伏发电成本降到1元/度即使是1.5元/度,加上环保和电价不断上涨等因素考虑,就可以与常规能源竞争。 他表示,一旦光伏发电的成本可以与常规能源竞争,甚至只需要比风能更低,那么国内市场就会大规模启动,更不要说一直以来对光伏发电进行扶持的海外市场。 本报记者从业内了解到,目前国内几家主要的光伏企业已制定了到2012年光伏发电1元/度的项目方案,并开始向上申报。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可再生能源协会理事长石定寰去年12月6日在2008深圳可再生能源技术与投资国际研讨会上透露,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正研究光伏发电政策扶持与补贴措施,通过招标办法,按照大约4元左右电价来收购。 吴晓钰则预计今年组件价格将可能跌到每瓦2.4美元。“这对太阳能终端市场是利好,因为意味着安装成本大大降低,可能会刺激一些新兴市场的发展。” 尽管如此,当前国内众多光伏企业遭遇的阵痛却又如何化解?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重组、并购将会成为光伏业“洗牌”的“主旋律”。 近日,业内传出日本夏普和美国First Solar都有意收购无锡尚德的消息。能源专家韩晓平指出,目前尚德股价严重低估,但太阳能前景非常好,因此尚德有可能面临被外资收购的危局。 而相比尚德,国内更多规模较小、进入较晚的光伏厂商更难逃被兼并的命运。“但洗牌的结果将使整个行业变得更好。”魏启东向记者指出。

固安新楼盘

科慧花园小户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