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霜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面霜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乐视阴云未散酷派总部旧改求援深圳地产商《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05 17:08:04 阅读: 来源:面霜厂家

在经历了联姻360、郭德英退出、易主乐视、CEO刘江峰出走等一系列变故后,酷派的业绩开始连续下滑,甚至陷入巨额亏损境地。 三年前的7月18日下午,深圳刚刚下过一场大雨,郭德英挥动铁锹为深圳高新区北区整体改造项目培土奠基。

那时的郭德英还是酷派的董事长和(101.5,0.70,0.69%)实际控制人,酷派总部也是高新区北区改造的重点项目。

郭德英设想,在旧改完成之后,这个总体量20万方的旧改项目将成为酷派全球的研发总部,未来将聚焦前沿性技术和产品创新,比如5G技术,推动酷派走向全球化和规模化。

那时候,郭德英和酷派还有着“国产4G第一”、“2016年销售五百亿”的宏大目标。

然而,事情的进展并未完全按照郭德英的设想。在经历了联姻360、郭德英退出、易主乐视、CEO刘江峰出走等一系列变故后,酷派的业绩开始连续下滑,甚至陷入巨额亏损境地。

2016年底,大股东乐视资金危机爆发,酷派被彻底拉入泥潭。在蒙受乐视资金链危机的牵连后,深陷泥潭的酷派在10月17日给出了一份自救方案。

郭德英昔日挥动铁锹的这片土地,成为了这个老牌手机商的救命稻草。该日,酷派集团(0.72,0.00,0.00%)有限公司(02369)发布公告,宣布将与深圳地产商合作开发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项目。

此举也坐实了两个月前“酷派卖地求生”的传言。与8月份传京基地产、碧桂园(12.48,0.18,1.46%)全面接盘有所不同,此次拿下这一旧改项目的是深圳本土开发商星河地产,双方目前合作的也并非酷派旗下所有地产项目,而仅仅是深圳南山科技园的总部旧改项目。

百亿旧改求援

酷派信息港位于深圳高新产业聚集地南山科技园内,为酷派总部所在地。2012年,酷派信息港旧改项目被列入《2012年深圳市城市更新单元计划第二批计划》,两年后的7月18日,项目正式奠基。

郭德英在奠基仪式上做了种种设想,在他看来,酷派信息港要满足未来研发总部对软件、硬件的高要求、高标准,“能够与国际一流品牌谷歌、微软、苹果等媲美。”

据了解,酷派信息港项目总拆除用地面积为3.29万平方米,规划容积率7.2,总建筑面积合计20.14万平方米。其中,产业研发用房面积17.5万平方米,占总体量的87%;另含产业配套用房建筑面积2.23万平方米、配套设施4500平方米。

项目分为三期进行。其中,一期建设用地1.26万平方米,将建设三栋20层的办公楼,总建筑面积12万平方米,预计可容纳上万员工。目前,项目一期工程已建设至地上十层,处于停工状态;二期为城市更新项目,尚未拆除;而三期为空地。

星河地产“空降”后,双方将进行分工合作,酷派负责提供获得土地使用权前的费用,星河地产则负责项目的整体开发建设。

具体而言,酷派将负责办理城市更新申报立项、规划审批、实施主体确认、缴纳土地使用权地价款项及税费等,土地平整后将移交星河地产;而星河地产将全权负责工程的勘察、设计、办理相关报批报建手续,以及工程实施阶段全部工作等;另外,星河地产需要负责该项目全部专案建设费用,并且在取得施工许可证後三年内完成建设,并交付使用。

项目建成后,星河地产将与酷派将按照项目全部新建成物业6:4的比例进行权益分配。据此,星河地产和酷派未来可分别分到12万平方米、8万平方米的物业面积。

若以当前科技园片区写字楼6万元/平方米左右的价格测算,酷派信息港的总货值可达120亿,酷派对应的货值为48亿左右。

中国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主任宋丁认为,产业方和地产商的合作是一个趋势,可以结合双方优势各自发挥,“酷派信息港是产业用地,而星河地产有较多的旧改和产业地产开发经验,可以更好地打造这个项目。而且地产商资金比较宽裕,全权交给他们开发也能降低酷派的资金压力。”

乐视系卖地自救

除了上深圳南山总部项目外,酷派在东莞松山湖、西安高新区、广东河源等地还有不少的地产项目,这些土地资源加起来价值近百亿。

对于处在资金泥潭的酷派而言,土地价值的释放关乎到了酷派的下一步。自去年底乐视危机以来,酷派的资金链开始受到牵连。于今年,酷派爆发了银行索债、大规模裁员等危机,高层频频变动也让这家公司动荡不堪,其手机销量一路下滑。

3月31日,酷派无法正常刊出年报,开始进入长达7个月的停牌期。截至10月20日,酷派的股价仍停留在0.72港元/股,总市值仅36.24亿港元,其市值较乐视危机爆发之前跌去一半。

酷派的财务状况更令人堪忧。根据5月31日刊发的2016年财务资料,酷派于2016年间取得营业收入79.94亿港元,同比下滑45%;净利润则取得42.29亿港元的亏损,而2015年同期则为盈利22.77亿港元。这也是酷派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亏损。

在资金难以为继的情况下,酷派采用了和控股股东乐视一样的办法,通过地产项目的放售来缓解燃眉之急。此前,乐视曾卖掉在建总部大楼,并意图出售世茂工三等项目来缓解资金问题。

今年7月左右,在时任CEO刘江峰的运作下,酷派开始酝酿卖地套现。刘江峰曾对外表示,酷派有价值将近100亿的土地资源,不少地产商很感兴趣。

碧桂园、恒大、融创都曾意图接盘酷派名下土地。而今年8月,更是有消息称,深圳地产商京基要入股酷派,甚至传言酷派国内业务将转型为房地产。

一位酷派的前员工透露,“之前公司和京基确实有过洽谈,都走到了交定金的一步,但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搁浅了。”作者就此向京基地产求证,但对方未予置评。

有说法称,刘江峰卖地一事难以推动乃受到了内部阻力。刘江峰已于8月左右离职,酷派“老臣”蒋超全权接任。酷派副总裁杜金彪介绍,这位长期掌管酷派财务的“老臣”回归后,酷派资金紧张的局面有所缓解。

而从目前来看,酷派并没有放弃卖地求生这一方案,引入星河地产也许只是筹集资金的第一步。但是,酷派的资金缺口究竟有多大?卖地钱是否只是杯水车薪?

治疗共济失调的新药

北京治疗肠癌好医院

北京干细胞专家

相关阅读